宠物资讯
网站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文章列表

《麻苍》-一个恐怖山头里隐藏的术士门派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


《麻苍》-一个恐怖山头里隐藏的术士门派

  女人却摇了摇头,  “哼,他只是猜中了位置,这坟地的三尺黄土,不是这么容易破的。

今日,他进不来。 ”  说完告诉陆怔,  “明日是最后一叙,届时会有另外一个人闯进这门,他想要探查这里的秘密,官人就当什么都没发生,只用我给你的茶具喝茶就是,千万不要再拿这玉壶来喝茶。

”  “奴家,跪谢了。

”  女人的声音,就像是在耳边越来越远,陆怔依旧是在菜地中醒过来的。 往常早上醒来之后,自己是什么都记不清楚,但这一天所有的事情陆怔却记得清清楚楚。   陆怔没心思在忙活,盯着这枯萎的菜园发呆,不断想着那女人的话。  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,这一晚,麻苍山后山,整片坟地风雨又来。

  这一晚,已经不像是做梦,发生的事情陆怔格外的清醒,跟着打着灯笼的二木一路进了后山坟地,不多时就再次来到了那木屋子。   从那女人的话,陆怔已经是猜到几分,这应该是最后一天自己来这里喝茶了。

  就像是回光返照,这女人穿戴着戏服浓妆,样子居然再次变得艳丽。 就像她说的,也早就给陆怔准备好了其他的茶具。

  就和往常一样喝茶,陆怔心里忐忑,不时的瞟向门口,  “今晚,到底谁会来?”  半夜时分,风雨更大了起来,那是突然响起的一阵推门声,紧接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。

  陆怔大吃一惊,这。 。 这不是兀先生么?  下意识的就要开口,但对面的女人却摇了摇头,端起茶杯开始喝茶。

  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这屋子里多了一个人似的,二木在一旁添茶,而女人和陆怔则自顾自的喝着,还不是的聊上两句。 大多都是女人唱着幽怨的小曲儿,陆怔在一旁抖着身子应和。   这一幕极其的诡异,兀先生坐在屋子一角,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一幕。   时间过了很久,像是一阵阴风吹过,屋内兀先生的身影突然就消失了。   二木这才走到门口,打开门朝着外头望了望,漆黑的夜里,让人怀疑他到底能看到什么?  “小姐,这邪道走了。

他已经离开这后山了。

”  女人这才放心下来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就在这时候,整个屋子突然开始摇晃,灰尘纷纷洒落。

  “官人,接下来的话,请认真听奴家相告。 ”  屋子的变化太过惊人,陆怔吞吞口水点了点头,  “这邪道之所以选中你,是因为令尊的原因,令尊大人造福我辈,所以官人福泽深厚,得到了这玉壶。 我时日无多,最后为官人算上一挂。 ”  一旁的二木惊慌道,“小姐?”  但女人却摆了摆手,恐怖如同树枝的手,拿起铜钱,丢在了桌子上。

  这女人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力气,过了好久才看上去,接着枯槁的脸就这么停住了。

。

。

  “怎。

。 。

怎么了?”  陆怔问了句,心里第一次异常的紧张,只觉得喉咙发干。   “官人今后务必小心,小心。

。 。 ”  重复了几句,居然说不出口,一旁的二木也变了神色,“小姐,您。

。

。 您看到了什么?”  可女人似乎已经是在弥留之际,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喉咙,像是根本说不出来,只是用手,在桌上划了弯弯曲曲的一道,接着死死的指着桌上。   轰隆。

。 。

  整个屋子垮塌了,夜舞弥漫了进来,女人的身子也开始变得彻底枯萎,最后消散成了灰尘。   “二同原本是这打理菜园的弟子,被麻苍一脉害死后我收留了他,他不该随我等而去,还望官人照看。

。

。

”  “小姐?”  崩塌声中,这屋子连带着一切都化为了乌有,眼前是灰尘,黑气,还有浓雾,到后来耳边只听得到二同这傻子的哭声。   “小姐,你那么苦,别走啊。

。 。

”  深夜十分,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这些早已枯萎的不成样子的菜地中间,整个坟地却像是发生了剧变。

  依稀可以看到,还有衣衫褴褛的人影,一个个的朝着菜地内走来,“呲呲”的声音响起,这些人影逐渐化为了阴气,但没有被这些菜吸收,反而涌向了陆怔的身上。   同样是在消散,只不过全都涌向了陆怔身上的这个玉壶。

  随着这最后一些鬼魂在呲呲声中消散,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壶里响起了叮咚声,凭空多了茶水一般。   陆怔正好醒过来,看到了这一幕。   “怎么可能?”  “我。 。 我这些天,喝的是?”。

网站地图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

Copyright? 2012-2015 版权所有:宠物--www.358268.com